大学开设少年班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978年中国科技大学开设的少年班,随后全国先后有十多所大学相继跟进。但是,对于少年班的争议一直存在。最典型的是,此种培养模式到底是“因材施教”还是“拔苗助长”,是否进一步助长了“高分低能”的教育倾向,甚至有人质疑少年班的学生在走向社会后“泯然众人矣”。伴随着争议,以及高等教育的普及和高校自主招生的扩大,目前全国仍在开设少年班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所高校。

“在促进本地产业结构调整、改变过去靠一家大企业支撑立市的产业格局方面,海尔发挥了很大作用,对当地经济发展影响深远。”提莫尔加利耶夫评价说。一座工厂可以带来税收的增加,推动当地就业。一个产业政策和生态链的构建,则可以促使当地经济可持续发展并具有创新基因。提莫尔加利耶夫感慨:“海尔的到来,有力地帮助我们推进产业转型,改进商业模式。”

信贷违规和票据违规是罚单“主力”,信贷违规占据罚单比例接近半数,其中涉及“涉房”罚单明显增加。据不完全统计,上半年有数十家银行因涉及房地产违规输血被罚,占比超过同期,合计罚金累计超千万,其中不乏百万级“重磅”罚单。例如岱山农商银行因“个人消费贷款违规流入房市,违规发放商用房贷款”等数罪并罚处罚金230万元,中国银行深圳分行因“发放首付不合规的个人住房贷款,综合性消费贷款资金、信用卡透支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个人消费贷款被挪用于股市”等被罚210万元。集友银行有限公司厦门分行因涉及流动资金贷款直接或间接投向房地产开发项目被罚115万。

有人说,少年班的光环在淡化,这其实是好事。整个社会都需要以一种正常的眼光来看待少年班。任何一种教育,都该关照现实,致力于对健全之“人”的培养。如果偏离了对“人”的教育,再传奇的“神童”培育,都难言成功。少年班的选拔标准变得更全面、更接地气,这是一种积极的回归,也能够给予社会更正向的教育引导。(朱昌俊)

提起少年班,总能引起公众的好奇。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西安交通大学2019年少年班选拔复试,更加注重对学生在“科学思维、创新热情及渴望”等“非智力因素”方面的考量。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大学少年班不再只是挑选、培养“神童”。

长久以来,社会对于大学少年班也不乏误读,“神童”“天才”的标签被过度放大,往往忽视了教育的基本功能。的确,能够上大学少年班的学生,一般都有着智力上的天赋,但并不意味着少年班就是要培养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童”。就大部分情况而言,它主要是满足那些早慧少年的个性化教育需求。诚如曾经的少年班毕业生指出,“碰到像那些真正的聪明人,你让他按部就班一定要上完高中三年,反复温习,其实是种摧残。”因此,在目前的教育生态下,不必过度强化少年班的“神奇”色彩。它的主要任务,其实是要探索“解决高中教育与高等教育衔接难、早慧少年培养方案和课程体系设计难、心理智力同步发展难”等传统教育体系中尚未能解决的问题。

2月1日,自治区纪委监委印发《关于开展民生领域专项整治的实施方案》,坚持问题导向,聚焦群众痛点难点焦点,紧盯民生领域突出问题,排查一批问题线索、治理一批重点难点、查处一批典型案件、完善一批规章制度,持续整治民生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

早慧少年也好,“神童”也罢,对这部分“小众群体”的培养,首先还是要坚持“育人”的标准。既要侧重培养、开发他们的特长,也要注重人的“全面发展”。比如,大学生的心理健康在当前越来越受关注,少年大学生就更需要注重心理教育,从选拔上不能忽视。另外就是体能健康。这次的选拔中就发现少年考生们“体能普遍较差”。显然,这不仅是少年班需要克服的软肋,也是一般的大众教育需要补齐的短板。

上述背景下,少年班选拔方案的调整,其实是一种必然。首先,在现代教育体系下,“高分低能”的“神童”教育,越来越引发质疑,如果只注重开发学生的“智力因素”,而对其它“非智力因素”过度忽视,并不利于培养出来的少年大学生真正走向社会,也有悖少年班的初衷。或者说,这种教育模式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注定是畸形的。所以,当前的少年班选拔,“以笔试为例,在继续侧重考察学生综合能力和创新思维的基础上,加大了对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测试”,这是一种选拔、培养方式的纠偏,实质上也是对新的社会“人才观”的顺应。

“人勤春来早,破除贫困户‘等靠要’思想是扶贫工作的重点。”县扶贫办党组成员翟晓玲说,“我们以走访温暖其心,技术硬其本领,就业保障收入,多措并举,托起贫困户脱贫致富的希望。”(陈胜)

7月4日,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

阿卡尔还强调,土耳其已经派遣人员去美国接受F-35战机的相关培训。他表示,与美方的相关协议中没有任何条款规定,购买S-400的国家将被排除在战机的研发队伍之外。此外,土耳其已经履行了义务,支付了12亿美元,还按时生产了F-35战机的部件,“作为合作伙伴,土方还能再做什么呢?”